中国卫生医药报官方网站

中国卫生医药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保健养生 >

离开武汉重症患者的自述:阎王没收我 要好好活下去

来源: 网络整理 作者: 小源 时间:2020-02-07

  一位离开武汉重症患者的自述:阎王没收我,我要好好活下去

  从24日确诊患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至今,杨林还在四川省乐山市人民医院的隔离病房里,护士悄悄告诉他,如果一切指标正常的话,他下周可以出院。

  截至2月5日24时,四川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301例,其中乐山市2例。

图片来源:受访者供图

图片来源:受访者供图

  杨林曾经是一名重症病例,他也一度心灰意冷,连后事都安排妥当。对于病情转轻即将痊愈,杨林对生活燃起了巨大的信心。

  他说出院后有两件事要做:一是开始锻炼身体注意保养要好好活下去,二是给医护人员送一面大大的锦旗,感谢救命之恩。

  以下是杨林的口述:

  1、武汉

  我叫杨林,70后,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。

  因为女朋友在乐山,我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在那里,这次因为妹妹出国房子需要翻新,我才回武汉待了两个月。

  我原先的计划是,先让女朋友来武汉玩几天,等年前再慢慢开车兜风回去。后来她有点事搁置了,就我一个人开车回乐山过年。

  我是一个很关心时事的人,很早就知道华南海鲜市场爆出肺炎这件事,但一直到1月19日出发那天,看到消息说的都是“有限的人传人”,加上还有八个人因散播谣言被依法查处,所以我以为疫情已经被严格控制住,不会出什么问题。

  至于华南海鲜市场,疫情爆发前我都不清楚这里还卖野味,只知道这是买海鲜的地方。

  这个市场规模很大,但比较脏,地上都是臭水,我11月中旬去买过螃蟹。后来听说有肺炎后,就没敢再去。

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(资料图) /p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

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(资料图) 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

  12月底,我妈去另外的菜市场买了几只螃蟹,但我有点怕,跟她说放生算了,因为谁也不知道吃了有没有问题。

  那个时候,大家都正常生活,该吃吃,该喝喝,情绪十分稳定,没有人会想着要买口罩,最多也就是避开华南海鲜市场而已,根本没意识到危险已经悄然来临。

  2、返程

  19日开车上高速前,我特意去超市买些路上吃的东西,当时里面人很多,不通风,很少有人戴口罩,后来回想,我应该是在这里被感染了。

  出城的高速很堵,隔几公里就会停一停,前面几个服务区人非常多,接近饱和,往后开基本就进不去了,到了晚上,路边应急通道上全部停满了车。

  直到我开到重庆万州,人才开始少了些,越往后走,路上的车越少。

  因为武汉是九省通衢,我一开始想这或许是正常的春运。20日,钟南山院士说新型肺炎会人传人,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也反应过来,原来已经有很多人逃离了武汉。

  20日傍晚,我抵达到了乐山,然后基本处于自我隔离状态。女朋友因为腿部受伤,也只能在家静养。

1月21日,武汉火车站进站大厅,红外体温检测仪检测进出旅客体温。/p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

1月21日,武汉火车站进站大厅,红外体温检测仪检测进出旅客体温。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

  3、确诊

  21日,我开始出现轻微的喉咙不适咳嗽症状,到晚上低烧到37.2度。我从小身体不太好,因此久病成医,但发现用了罗红霉素、左氧沙星、阿奇霉素一类的药后,还是控制不住,我估计可能是发展成了肺炎,但还是心存侥幸,希望自己不要那么“幸运”中招。

  23日,看到武汉封城的消息,我立马决定去乐山定点医院——乐山市人民医院检查,因为怕发烧开车出事,就连忙打车。我很怕传染司机,当时戴着口罩,开着车窗,也不敢跟司机说话。

  下午三点多到了医院后,听说我是武汉回来的,我被快速接诊到发热门诊,被要求待在一个隔离观察室里,随后检查了血常规,痰液和咽拭纸等初步检查。

  城南院区(注:乐山市抗击“疫情”的主战场)准备妥当后,我被救护车送了过去,随后又再次做了一系列检查,也包括血常规、CT、咽拭纸等,后来发现是阳性。一直折腾到凌晨2点多,中间可能考虑怕影响检查结果,一直没有吃饭,导致出现低血糖。

乐山市人民医院城南院区 图片来源:乐山市人民医院官网

乐山市人民医院城南院区 图片来源:乐山市人民医院官网

  因为我的检查结果要报到省里,所以不是立马就能确诊。但医院和政府都很重视,我女朋友很快从家里被带走隔离观察。

  24日,我生病的消息就传了出去,甚至有人造谣我已经去世。同时,我也能明显感觉到周围人开始对武汉人三个字“谈虎色变”,充满了敌意。我一个朋友的老公是湖北人,她都不敢说跟老公一起吃过饭,只能改口说是朋友。

  4、重症

  我病情最严重的时候是高烧、浑身无力、无法自理,靠医护人员全程帮忙,他们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,体贴周到。

  我没有进ICU,一直住在隔离病房,差一点上了呼吸机,最后用的是高氧机,以此来保证血氧饱和度,加强吸氧。

  得知自己是重症患者后,我心态一度崩溃。

隔离病房 受访者供图

隔离病房 受访者供图

  因为我是做项目管理出身的,喜欢把事情安排好。我先在脑海里起草遗书,然后拉了家族群,把后事一一交待。家里人都劝我别太担心,要好好治病。

  其实很多人都跟我说努力、坚持、加油之类的话,但在那个情况下,我都觉得苍白无力。一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噩梦,梦到自己在一个漆黑、肮脏的地方,走投无路,孤立无援。

  第二天,女朋友给我发来一篇备忘录,里面描写了一个跟我情况类似的重症患者的治愈之路,我瞬间完全恢复了信心,因为这样的案例比任何话语更有说服力。

  同时,就在我个人隐私泄露,谣言喧嚣尘上,情绪极度不稳定,心理、生理遭受病魔双重折磨几乎崩溃的时候,医院派来心理科主任疏导我的心情,甚至请来辖区派出所警官处理谣言,终于让我心态平复。

  我开始更加积极地配合治疗,希望能早日康复,并且正式向病毒下战书:我要熬死你们,不服来战!

  5、康复

  一天中午,我稍稍清醒了一些,于是打开手机看新闻,突然浏览到抗艾滋病药物克力芝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有效的新闻,马上转发给了我的主治医生。

  医院那边很重视这个情报,专家们讨论分析后,我晚上就用到了克力芝。第二天体温就控制住了,然后逐步降下来。大概过了5、6天,我的症状减轻了很多。

  隔离病房里只有护士穿着防护服才能进来,我和医生都是通过视频或者电话交流。我是一个很宅的人,虽然独自在隔离病房里,但不觉得孤独,因为每天要做很多检查、治疗,生活非常有规律。

隔离病房 受访者供图

隔离病房 受访者供图

责任编辑:小源

健康热点

服装厂12天转产为医疗物资企业 转产要过几

保健养生

资讯排行

关于我们 - 广告服务 - 商务合作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投诉指引
电脑版 | 移动端
中国卫生医药网 版权所有

返回顶部